所在位置:中国宣城网»新闻中心»宣城热点»详细内容

吴尔园用爱唤醒昏迷妻子的故事:“我的余生都是你”

来源:中国宣城网 编辑: 夏彩云 更新时间: 2018-07-12 08:37

 

   吴尔园,宣州区鳌峰街道办事处宝城社区的一位普通居民。2014年,他的妻子吴靖手术后便处于昏迷状态,一直未醒,医院多次建议他放弃,但吴尔园却始终守在妻子身边,用细心的照料,最终将其唤醒。今天,记者带您走进吴尔园,聆听他和患病妻子相依相守的感人故事。

    

    刻骨铭心的故事,总是难以忘怀——

    那是2014年7月1日,我陪着妻子吴靖到南京解放军总医院检查心脏。没多久,医院就通知我:吴靖要在7月9日做心脏换瓣手术。

    手术前,家里人围在妻子身旁坐着,说些轻松愉快的事,想让她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而我就呆呆地坐在一旁,什么也说不出来。

    11点30分,妻子准备进入手术室。我们一家人把她送到了电梯口。我清楚地记得,她的表情很自然,没有一丝胆怯。

    手术足足进行了6个小时,我们一家人就这么等了6个小时。忐忑、紧张、焦虑……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我满怀期待,又有些担惊受怕。晚上9点,医生告诉我妻子已经醒了,满心欢喜的我立刻打电话通知家人。

    第二天早晨5点,我就起了床。迎着美丽的朝阳,我欣喜地准备送稀饭给妻子吃。但等送到重症监护室时,却被医院告知:目前病人还不能吃。

    第三天上午,我又去医院送稀饭,得到的答复依然是“不能吃”。当时,我的心里开始着急了,找到了主治医生,主治医生说:病人目前不能进食。

    7月12日,已经足足两天没看到妻子的我,决心一定要见到她。一大早,我去了医生的办公室。起初,医生说不允许见面,但一番请求后,他才答应“一个小时后见面”。

    那是漫长的一个小时,我想了无数个跟妻子重新见面的情景,但当ICU病房大门推开的那一刹那,我还是惊慌了。

    当时妻子全身插着许多管子,头上还戴着面罩,身旁的仪器“滴滴”叫个不停。见到这样的景象,我岳母不禁失声痛哭起来。为了不影响妻子休息,护士让我们先出去等待。

    等待,又是等待。时间在等待中一分一秒地度过,太漫长,也太煎熬。

    很长一段时间里,除了主动去找医生询问病情,大多数时间里,我就在ICU室外静静地站着。一墙之隔,隔断了面对面的联系,却隔不断心与心的沟通。

    起初,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人,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但后来,他们渐渐熟悉了我站墙的位置,知道了我的情况,每次经过都会给我报以微笑,这让我心生慰藉。

    也许是太疲惫,那些日子里,我很少进食。吃饭简单,住宿就更凑活了。我和岳父两人一个铺,每人15块钱一晚,宾馆老板特许:没有客人时,可以一人睡一个铺。

    等待,终于有了回应。医生告诉我们:吴靖昏迷不醒,靠呼吸机呼吸已经十多天,很有可能继续治疗下去。但即便是病人醒了,也很可能患上精神病。

    听到这话,我当面表态:人醒过来,就感谢你们;至于精神病可以再治、再看!

    二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终于可以进入ICU病房。因为病人无意识,只能大小便在床上,这必须要有人时常清理。

    当时医院护士人手少,主治医生特许我们每晚医院查房后,可以帮助病人清洗身体。任务自然落到了我的肩上。一边清洗,一边和她说话。虽然她从未曾看我一眼,但我知道,她一定能感受到我的关怀和期待。换护垫、擦洗下身、按摩全身、观察仪表……每一个动作,我都小心翼翼。

    虽然妻子还在昏迷,但每天能跟她有十分钟的见面机会,我觉得心满意足。我甚至觉得,那是我一天24小时之中最快乐的十分钟。

    妻子昏迷的第二十天,主治医生召集开会,他告诉我们:目前吴靖很可能就是植物人了。听到这话,我伤心极了,但我知道我不能放弃,而是要坚定地守护着她、呵护着她。

    妻子昏迷一个月后,主治医生再次找我们谈话。当时,他开门见山地让我们出院,去找一家康复医院治疗。他说:这里治不好吴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病人。

    听到这话,我急了!我回答:现在人这个样子,不能吃喝,不能说话,连呼吸都靠机械帮助,出院不就是死路一条吗!医生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谈话不久,岳父岳母认真地对我说:“尔园,你对吴靖的好我们都看到了,就这样吧!你还有一个女儿,你还要生活。”

    我说:“不行,绝对不行,决不放弃她,大不了卖了房子救人。”看到我如此的坚定,两位老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时间又过去了许久,妻子仍在昏迷。最让我难过的是,那时她的身上已经出现腐烂。

    想了许久,在一天晚上,我鼓起勇气去了医生办公室,跟医生说:“我们想把吴靖接出重症监护室,然后转到普通的病房由我们自己照顾。”医生当即同意了我们的要求。

    学习使用吸痰机、学习看懂仪器、记大小便的量,每天汇报,每2小时翻身一次……就这样,我和岳父岳母24小时守在她身旁,她只要一动,我们就赶紧上前查看。

    有一次,岳母对我说:“尔园,护垫有点脏,就不要换了,你太辛苦了,也去歇歇。”但我摆了摆手,坚持要自己动手换。

    

    辛勤终于有了回报,一次,护士长查房时惊喜地发现,妻子身上原来的烂洞开始愈合了,再过了几天,烂洞已经完全不见了。我们也喜出望外。

    妻子靠呼吸机呼吸的一个月之内,医院总共进行了三次会诊,第三次会诊时诊断出妻子大脑缺氧,造成小脑委缩,唯一的治疗办法就是做高压氧。

    高压氧仓里必须有家人陪护。每次我陪护妻子,都和她说这说那,给她按摩手腿。那段时间里,病床的其他陪护全部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可我全然不顾,依然和妻子讲话交流。

    突然有一天,我跟妻子讲话时,她眼中有光,盯着我的眼睛了,我近身和她说话,她突然两只手抱着我的脖子,这一举动让我兴奋不已。那一刻,我知道,妻子有好的迹象了!

    妻子真正醒过来是8月初一天的凌晨2点半。那时我还在守夜,坐在她身边吃馒头,她的眼睛直直地望着我的嘴。我说:“你想吃吗?”她点了点头。于是我小心地撕了点馒头皮,然后放到了她的嘴里,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她上下嘴唇开始咬合、进行吞咽。吞下去之后,我又喂了一小块馒头给她,她仍然吞了进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跟岳母说打一碗稀饭给妻子吃。岳母站在那里半天不动,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以为我脑子出问题了。我告诉她:吴靖可以进食了,她开心得像个孩子。

    很快,消息在病房之间传开了:一个昏迷了三十多天的人醒了过来!我打电话给主治医生说“妻子醒了”,但他根本不相信,直到来到医院后他才相信。

    妻子醒来后,像是有一束阳光,照进了我的心房。我的心情也变得开朗多了。

    现在的我,每天除了做家务就是照料她。工作之余,我推掉了各种聚会和应酬,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陪伴妻子上。三十多天的守护,三十多天的等待,换来了一个奇迹,我要让这个奇迹继续延续下去,很久很久……

    未来的日子,无论有多艰难,我都会守护在她身边,因为余生我只陪护一个需要我陪护的人。我想告诉她:我的余生都是你。(吴尔园 口述 本网记者 顾维林 整理)

宣报421,新媒体矩阵,中国宣城网,宣城网

主办:中共宣城市委、宣城市人民政府      承办:宣城日报社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宣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8-2020 xuanww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皖网宣备070019号  公安备案号:3418001003

新闻热线:0563-2831037 投稿邮箱:xcrb2831872@163.com 广告联系:0563-2831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