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热点

五年前诞生在宣城安置点,这个“洪水宝宝”长大啦!

  2月20日,正月初九。一大早,宣城市宣州区沈村镇太阳村双全村民组村民万玉红就起了床。作为一名货车司机,前几天他的货车出了毛病,只好送到修理厂。“你来巧了,不然我今天肯定要出去干活。”从修理厂回来后,他跟宣城发布记者说。

2016年7月11日,万玉红一家在市十二中安置点。

  在村里,万玉红家的房子算是陈旧的。“盖了十几年了吧。”万玉红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二层小楼,略有所思地喃喃道。“2016年夏天的时候,洪水都淹到了这里。”说着,他上前走了几步,指着离地几十厘米的一块墙面比划着。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但当时洪水留下的印记依然模糊可见。

 2016年7月11日,市十二中安置点,即将临产的刘庆娜和大儿子万斌在一起。

  时间拉回到2016年7月。持续的强降雨造成宣城市境内南漪湖水位暴涨,一度超过保证水位,地处半山半圩地区的沈村镇受灾严重。“我们村变成了一片汪洋。”万玉红记忆犹新。2016年7月6日,当时他和即将临产的妻子刘庆娜、10岁的大儿子万斌一同住进了宣城市第十二中学的安置点。2016年8月16日,刘庆娜在安置点生下了小儿子万铭扬,大家都叫他“洪水宝宝”。

2016年9月15日,宣州区沈村镇太阳村洪水已经退去,万玉红一家四口回到家中生活。

  “万万,过来!”万玉红向正在一旁玩耍的小铭扬招了招手,小家伙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钻进了爸爸的怀抱。“现在他已经6岁了,读大班了。”他轻轻地摸着小铭扬的头,小铭扬乐呵呵地看着爸爸,父子间的温情就这样不经意间地荡了开来。

  当年,洪水退去后,万玉红一家人再次回到了老房子。清理淤泥、打扫房间……新生活在平淡中再次开启了。近些年,曾经和妻子在外地打工的万玉红回到了家,在附近做货车司机,给建筑工地运送砂石等。他的妻子则在宣城现代服务业产业园的一家羽绒厂上班,一个月也有四五千元的收入。

  “我年纪大了,在家还能照顾老人和小孩。”万玉红今年46岁了,父亲二十多年前过世,只留下老母亲和他们一起生活。“儿子媳妇都很孝顺。”正聊着,万玉红的老母亲付兴兰缓缓走了过来,看上去精神矍铄、满面春光。

0836064556565988.jpg

2016年9月15日,已经满月的“洪水宝宝” 万铭杨。

  农历正月初六,付兴兰迎来了八十大寿。万玉红为母亲过了热闹的生日。“哥哥姐姐也都过来了,一家老小围在一起吹蜡烛、吃蛋糕,特别有氛围。老母亲也很高兴。”他说,自己的小儿子万铭扬更是玩得特别开心。“小家伙吃蛋糕吃的不得歇。”

0835183451924939.jpg

2021年2月8日,宣州区沈村镇太阳村万玉红一家四口在村口留影。

  今年3月初,小铭扬即将迎来新的学期,眼下,家里人正准备给她买新衣服。“在大家关心下,‘洪水宝宝’长大了!”万玉红信心满满地说,新的一年里,自己打算好好干,把房子翻新一下。“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全媒体记者 顾维林/文 特约记者 李晓红/图)


五年前诞生在宣城安置点,这个“洪水宝宝”长大啦!

  2月20日,正月初九。一大早,宣城市宣州区沈村镇太阳村双全村民组村民万玉红就起了床。作为一名货车司机,前几天他的货车出了毛病,只好送到修理厂。“你来巧了,不然我今天肯定要出去干活。”从修理厂回来后,他跟宣城发布记者说。

2016年7月11日,万玉红一家在市十二中安置点。

  在村里,万玉红家的房子算是陈旧的。“盖了十几年了吧。”万玉红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二层小楼,略有所思地喃喃道。“2016年夏天的时候,洪水都淹到了这里。”说着,他上前走了几步,指着离地几十厘米的一块墙面比划着。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年,但当时洪水留下的印记依然模糊可见。

 2016年7月11日,市十二中安置点,即将临产的刘庆娜和大儿子万斌在一起。

  时间拉回到2016年7月。持续的强降雨造成宣城市境内南漪湖水位暴涨,一度超过保证水位,地处半山半圩地区的沈村镇受灾严重。“我们村变成了一片汪洋。”万玉红记忆犹新。2016年7月6日,当时他和即将临产的妻子刘庆娜、10岁的大儿子万斌一同住进了宣城市第十二中学的安置点。2016年8月16日,刘庆娜在安置点生下了小儿子万铭扬,大家都叫他“洪水宝宝”。

2016年9月15日,宣州区沈村镇太阳村洪水已经退去,万玉红一家四口回到家中生活。

  “万万,过来!”万玉红向正在一旁玩耍的小铭扬招了招手,小家伙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钻进了爸爸的怀抱。“现在他已经6岁了,读大班了。”他轻轻地摸着小铭扬的头,小铭扬乐呵呵地看着爸爸,父子间的温情就这样不经意间地荡了开来。

  当年,洪水退去后,万玉红一家人再次回到了老房子。清理淤泥、打扫房间……新生活在平淡中再次开启了。近些年,曾经和妻子在外地打工的万玉红回到了家,在附近做货车司机,给建筑工地运送砂石等。他的妻子则在宣城现代服务业产业园的一家羽绒厂上班,一个月也有四五千元的收入。

  “我年纪大了,在家还能照顾老人和小孩。”万玉红今年46岁了,父亲二十多年前过世,只留下老母亲和他们一起生活。“儿子媳妇都很孝顺。”正聊着,万玉红的老母亲付兴兰缓缓走了过来,看上去精神矍铄、满面春光。

0836064556565988.jpg

2016年9月15日,已经满月的“洪水宝宝” 万铭杨。

  农历正月初六,付兴兰迎来了八十大寿。万玉红为母亲过了热闹的生日。“哥哥姐姐也都过来了,一家老小围在一起吹蜡烛、吃蛋糕,特别有氛围。老母亲也很高兴。”他说,自己的小儿子万铭扬更是玩得特别开心。“小家伙吃蛋糕吃的不得歇。”

0835183451924939.jpg

2021年2月8日,宣州区沈村镇太阳村万玉红一家四口在村口留影。

  今年3月初,小铭扬即将迎来新的学期,眼下,家里人正准备给她买新衣服。“在大家关心下,‘洪水宝宝’长大了!”万玉红信心满满地说,新的一年里,自己打算好好干,把房子翻新一下。“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全媒体记者 顾维林/文 特约记者 李晓红/图)


责任编辑:夏彩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