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热点

百年“送水牌”,再现抗洪中

  “送水牌”,是宣州、郎溪一带圩区防汛时采用的一种传统措施,即防汛巡查人员在执行巡圩任务时,必须手持“水牌”,从一个巡查点送到另一个点,以此为信,完成相互间的交接。7月以来,这个传统做法,在宣城各地村民防汛中被纷纷启用。

1133584753381615.jpg

  7月13日上午,在高宣圩圩堤上的一块安徽江苏省界标识牌处,宣州区水阳镇光明村村民周宗保,将手中一块“水牌”交到了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阳江镇西莲村村民赵仕珍的手中,赵仕珍也同时将手中的一块小一些的“水牌”交给了周宗保,交接顺利完成后,两人又继续开始在自己村内圩堤上巡埂。在高宣圩,两地村民联合防汛早已是传统。

视频来源:中国之声

  高宣圩是高(淳)宣(城)圩的简称,是江苏和安徽两省联合防汛的一段大约13.5公里长的圩堤。其中在安徽的光明村境内大约5.4公里长,在江苏的西莲村境内大约8.1公里,圩堤外是芜申运河和水阳江,圩堤内光明村村民约2200多人,西莲村约有4400多位村民。

  “我也不知道‘送水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高宣圩大概有一百年了,‘送水牌’’估计从一开始就有了。”光明村党支部书记杨本权说。

  高宣圩的“送水牌”分为“大水牌”和“小水牌”。“大水牌”约4、50公分长,像一把小扁担;“小水牌”约2、30公分,如一根木尺,上面隐约刻着“高宣圩”三个字。

  今年7月7日开始,光明村和西莲村每天都安排几十位村民拿着“送水牌”在圩堤上24小时不间断巡埂,仔细巡查圩堤的状况。据了解,每个“跑牌点”都有两位村民值守,每隔一个小时,就有一只“大水牌”从起点发出,同时也有一支“小水牌”从反方向发出,负责跑牌的村民24小时不间断地巡护着高宣圩。(以上文字来源:安徽网)

  郎溪建平镇第一联合圩也启用了“送水牌”——

  郎溪县建平镇第一联合圩的圩堤上,防汛志愿者戴仕清手上拿的“水牌”,长约1米左右,看起来就像一个小扁担,上面刻着“令1”字样。“水牌不仅是我们巡查人员身份的象征,也可以用来初步测试塌方的范围,检查渗漏的情况。”戴仕清告诉宣城发布记者,每个防汛水牌上都标有号码,每组防汛队员在巡完险情之后,都要将防汛水牌交到下一波防汛队员手中,并将发现的险情第一时间汇报处置。

1134438880411843.jpg 

  “我们村这段圩埂有5.8公里,设置了8个点,每个点有4个人。这些巡防人员如果没有拿到水牌,那就说明巡查没有到位。”朱侯村村委会主任范广翔说,汛情的紧急状况决定了起始点发放水牌的速度和巡查点的密度。如果水位继续升高,当地就会增加水牌发放频次,并将巡查距离缩短至500米。两个防汛值守点之间,从一个点传到下一个点,“水牌”相当于一个信物,虽然很传统,但很实用。记者了解到,从7月6日开始,朱候村就启用了防汛水牌。

 1134554814458644.jpg

  当地民俗研究者认为,“送水牌”这种传统做法,在历史上有传递信息的重要功能,现在虽然不需要这种功能了,但“送水牌”的启用就是一种汛情紧急的警示,也是村民们巡堤保家的责任象征。(全媒体记者 余庆 文/图 特约记者 余克俭)



百年“送水牌”,再现抗洪中

  “送水牌”,是宣州、郎溪一带圩区防汛时采用的一种传统措施,即防汛巡查人员在执行巡圩任务时,必须手持“水牌”,从一个巡查点送到另一个点,以此为信,完成相互间的交接。7月以来,这个传统做法,在宣城各地村民防汛中被纷纷启用。

1133584753381615.jpg

  7月13日上午,在高宣圩圩堤上的一块安徽江苏省界标识牌处,宣州区水阳镇光明村村民周宗保,将手中一块“水牌”交到了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阳江镇西莲村村民赵仕珍的手中,赵仕珍也同时将手中的一块小一些的“水牌”交给了周宗保,交接顺利完成后,两人又继续开始在自己村内圩堤上巡埂。在高宣圩,两地村民联合防汛早已是传统。

视频来源:中国之声

  高宣圩是高(淳)宣(城)圩的简称,是江苏和安徽两省联合防汛的一段大约13.5公里长的圩堤。其中在安徽的光明村境内大约5.4公里长,在江苏的西莲村境内大约8.1公里,圩堤外是芜申运河和水阳江,圩堤内光明村村民约2200多人,西莲村约有4400多位村民。

  “我也不知道‘送水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高宣圩大概有一百年了,‘送水牌’’估计从一开始就有了。”光明村党支部书记杨本权说。

  高宣圩的“送水牌”分为“大水牌”和“小水牌”。“大水牌”约4、50公分长,像一把小扁担;“小水牌”约2、30公分,如一根木尺,上面隐约刻着“高宣圩”三个字。

  今年7月7日开始,光明村和西莲村每天都安排几十位村民拿着“送水牌”在圩堤上24小时不间断巡埂,仔细巡查圩堤的状况。据了解,每个“跑牌点”都有两位村民值守,每隔一个小时,就有一只“大水牌”从起点发出,同时也有一支“小水牌”从反方向发出,负责跑牌的村民24小时不间断地巡护着高宣圩。(以上文字来源:安徽网)

  郎溪建平镇第一联合圩也启用了“送水牌”——

  郎溪县建平镇第一联合圩的圩堤上,防汛志愿者戴仕清手上拿的“水牌”,长约1米左右,看起来就像一个小扁担,上面刻着“令1”字样。“水牌不仅是我们巡查人员身份的象征,也可以用来初步测试塌方的范围,检查渗漏的情况。”戴仕清告诉宣城发布记者,每个防汛水牌上都标有号码,每组防汛队员在巡完险情之后,都要将防汛水牌交到下一波防汛队员手中,并将发现的险情第一时间汇报处置。

1134438880411843.jpg 

  “我们村这段圩埂有5.8公里,设置了8个点,每个点有4个人。这些巡防人员如果没有拿到水牌,那就说明巡查没有到位。”朱侯村村委会主任范广翔说,汛情的紧急状况决定了起始点发放水牌的速度和巡查点的密度。如果水位继续升高,当地就会增加水牌发放频次,并将巡查距离缩短至500米。两个防汛值守点之间,从一个点传到下一个点,“水牌”相当于一个信物,虽然很传统,但很实用。记者了解到,从7月6日开始,朱候村就启用了防汛水牌。

 1134554814458644.jpg

  当地民俗研究者认为,“送水牌”这种传统做法,在历史上有传递信息的重要功能,现在虽然不需要这种功能了,但“送水牌”的启用就是一种汛情紧急的警示,也是村民们巡堤保家的责任象征。(全媒体记者 余庆 文/图 特约记者 余克俭)



责任编辑:张月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