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热点

宣城多元调解机制助推社会“大平安”

       从情绪激动、剑拔弩张,到心平气和、握手言和,如今这样的案例几乎每天在我市各大调解组织内温情上演。

  近年来,我市紧紧围绕构建平安幸福宣城、打造全省首安之地,创建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秀城市的工作目标,始终注重源头治理,全力预防和化解各类社会矛盾,年均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4000余件。人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连续9年位于全省前列,综治工作连续7年、信访工作连续12年获得全省先进;去年,郎溪县“左哥调解室”调解员左从贵被司法部评为首届“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并有3个集体、5名个人被司法部表彰为全国人民调解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

  可以说,在调解大格局下,市民遇到的大小“疙瘩”事和“烫手”纠纷,大部分都能化解在萌芽状态,调解工作有力促进了社会平安和社会和谐。

  专业调解组织 实现网格化覆盖

WH0_0083.jpg

  宣州区高新经济开发区司法所调解工作人员在商讨案件。

  “有事找‘左哥调解室’!”是郎溪县不少居民遇到矛盾纠纷时挂在口头的一句话,而“左哥”正是郎溪县建平镇三岔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左哥调解室调解员左从贵。

  今年初,有90名农民工找到左从贵反映情况,他们在一家农场做工一年,但最后却因农场合伙人拆伙,而没有领到应得的工资。

  “90多位农民工兄弟一天领不到工资,我就一天睡不着觉!”左从贵告诉记者,当天他连夜核实情况,第二天便向镇里综治办、人社所和司法所等进行汇报,镇政府立即组成处置小组开展调查工作。

  经过各部门的联合协作,加上左从贵5天20多次的“做工作”,双方终于从“脸红脖子粗”转向“平心静气”。经过调解,家庭农场合伙人带着40多万现金来到调解室,为90多位农民朋友一次性发放了工资。

  拿到工资后,一名姓李的农民工工人激动地说:“终于拿回了我们的血汗钱,调解组织公道正派,我们找对了人!”

  左从贵向记者介绍,“左哥调解室”于2014年5月成立,目前已依法化解各类矛盾700余起,防止可能“民转刑”案件58起,接待来访群众3800人次。在自己的调解下,村里的矛盾做到“小事不出组,大事不出村”,调解成功率达98%以上。

  “‘左哥调解室’有效化解矛盾纠纷,只是近年来我市不断加强基层调解组织建设的一个缩影。”市司法局人民参与与促进法制科科长殷宝宁向记者介绍,为有效发挥一线矛盾化解“第一道线”作用,近年来市司法局始终把加强基层一线调解组织建设作为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的“前沿阵地”,按照“六统一”标准,大力加强基层各类人民调解组织建设。目前,全市建有1259个调解组织,其中“左哥”“毛毛”等个性化品牌调解室135个。同时,在全市倡导成立了“五老协调理事会”、“促和”协会、泾县查济景区旅馆协会等各类民间协会87个,率先在全省推行了乡镇(街道)专职人民调解员队伍建设,配备乡镇专职111名,全市调解组织实现网格化覆盖。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提升统筹化解各类社会矛盾纠纷能力,近年来,我市按照“国标化”目标要求,大力开展了基层综治中心建设行动计划,努力把综治中心打造成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纠纷的综合“调度室”。目前,全市乡镇一级综治中心(站)全面建成运行,信访、司法、民政等各相关部门全部进驻中心,并建立律师参与信访接待、专家会诊纠纷调处、实时提供法律援助等工作机制,实现信访接待、纠纷调处和法律援助无缝衔接,构建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综合服务平台。

  “警民联调” 推动调解阵线前移

WH0_0040.jpg

  鳌峰派出所民警将人民调解员照片张贴上墙。

WH0_0007.jpg

  鳌峰派出所新建的调解室。

  “和气千家乐,同心万事成”、“心平气和”、“和为贵”,记者在宣州区鳌峰派出所警民联调室看到这样的宣传标语随处可见,调解环境既轻松又严谨。

  近期,市民李某和曾经与自己“撕破脸”的“仇家”,共同给该派出所警民联调室送来了锦旗,在他们看来多亏了“家门口”的联调室,给自己解决了大麻烦。原来,李某今年在一家装饰公司挑选建筑材料时不慎受伤,要求装饰公司支付2.8万元医药费,但装饰公司却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在警民联调室的调查和协调下,双方终于达成协议,装饰公司共支付合理医药费1.9万元。

  该装饰公司负责人坦言,公司并非不想负责,而是李某要价不合理,所以起初才选择了拒绝支付医药费。李某同样表示,自己开始要的价格确实偏高,但在调解员的劝说下,自己也认识到了错误。双方均表示,通过联调室的调解,当事双方的心结不仅解开,解决方案也令双方十分满意。

  该派出所教导员冯仁敏向记者介绍,派出所于2015年组建警民联调室,并将之纳入到基本的勤务模式。所谓“警民联调”,就是将人民调解、司法调解和治安调解有机结合,组建一支专职调解员队伍。派出所在日常110接处警等警务活动中发现的一些矛盾纠纷,按照规范程序及时移交专门人员调处。这样民警负责处置治安和刑事案件,人民调解员负责调解各类民事纠纷,两者互相配合,共同做好社会治安工作。目前,该警民联调室已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000余起,真正做到了案结、事了、人和。

  记者了解到,鳌峰派出所建立“警民联调室”并非个案,目前我市所有乡镇街道均规范建立了“警民联调室”。

  “你们对这份调解协议还有没有争议?”“是否自愿申请法院对这份协议予以司法确认?”今年4月22日,鳌峰派出所调解员再次对两家因合同引发纠纷的企业负责人进行询问。“我们愿意直接进行司法确认!”两家企业责任人曹某、金某异口同声。宣州区法院工作人员随后制作了司法确认裁定书,告知当事人曹某、金某:“这份协议具有法律效力,若一方拒绝履行或未全部履行,对方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根据裁定书内容,被执行人立刻履行了全部债务。

  原来,法院和警民联调室结成了对子,在遇到重大疑难纠纷时,法官会协助配合民警、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对可能进入诉讼的案件进行风险提示,引导当事人在诉前通过调解机制化解矛盾。

  “没找律师,没打官司,就能见到法官,盖上‘法戳’,把问题给解决了。”金某说,这次合同纠纷,通过调解,达成了合理的赔偿协议,并进行了司法确认,让她十分安心!

  冯仁敏表示,人民调解可申请司法确认,经过司法确认后有强制执行效力。这一举措将人民调解、治安调解、诉前调解、司法调解有机结合,既避免出现反悔赖账等情况,也把法院关口前移,减轻了当事人的诉讼成本。

  为了让越来越多的调解协议书得到司法确认的保驾护航,最大化做好司法便民利民工作,近年来市司法局与市法院联合制定出台了《关于开展诉讼与人民调解对接工作的意见》、《关于建立法官、法官助理与专职人民调解员结对机制的意见》,推行在线调解、网上立案、在线司法确认等便民服务机制,促使矛盾纠纷有效化解。去年以来,各人民法院委托人民调解组织调处各类矛盾纠纷313件,各基层法院办理司法确认214件、参与指导矛盾纠纷465人次。

  行业性调委会 提高调解法治化水平

WH0_0054.jpg

 市医调委调解员在调解中。

  “真得太谢谢你们了。是调解,把我从医闹的边缘拉了回来!”近日,一位中年男子张某热泪盈眶地为市医调委送来锦旗。

  原来,张某因手术失去味觉,要求院方承担医疗损害责任并赔偿20万元。但院方认为患者失去味觉可能与他自身患多种疾病及中枢神经损伤有关,因此不同意患方赔偿请求。张某决定,如果事情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就去医院“大闹”。

  市医调委了解到这样的情况后,立即组织了宣城三家医院4名有关方面的专家对本案进行了合议。经专家讨论分析认为,不排除医院在手术中采取措施不当损伤到患者舌神经的可能,就诊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应该对患者承担一定的过错赔偿责任。

  有了专家给出的结论,调解员耐心向张某和院方进行了宣讲和劝说。经过调解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双方终于达成和解。

  近年来,医患纠纷数量增大,化解难度随之增加,“医闹”事件屡见不鲜。为了化解医疗纠纷这一突出社会矛盾,2012年市医调委成立。

  “我们的专家库有律师和医学专家,专业人士共同协作为医患纠纷‘把脉问诊’。”市医调委调解员张立群向记者介绍,医调委始终站在第三方调解的角度,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在满足患者家属合理要求的同时,也不让医护人员无故蒙冤。目前已经接待群众来访咨询4500人次,受理纠纷调解申请721起(其中形成医闹141起),调解率100%。申请调解患方累计索赔金额13100余万元,实际达成协议赔付金额1295万元。

  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只是全市矛盾纠纷化解全域化的一个典型。近年来,市司法局依托协会和行业管理部门,在全市成立了88个乡镇(街道)调委会、7个医调委、8个访调委、8个交调委,还新设立了7个婚调委,进一步提高人民调解工作的专业化、法治化水平。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司法局还以行业性、专业性调委会为抓手,深入组织开展“大调解”专项活动。今年3月,市司法局在全市启动了“大排查、早调解、护稳定、迎国庆”为主题的人民调解专项活动,努力把矛盾纠纷吸附在当地、化解在当地,维护基层社会和谐稳定。活动开展以来,全市各调解组织充分发挥扎根基层、贴近群众的特点和优势,深入村组、企业、学校、工地、场矿开展矛盾纠纷排查调解活动。截至6月底全市已排查受理各类矛盾纠纷8792件,调解成功8641件,调解成功率98%。(田甜 记者 刘畅 文 汪辉 图)

宣城多元调解机制助推社会“大平安”

       从情绪激动、剑拔弩张,到心平气和、握手言和,如今这样的案例几乎每天在我市各大调解组织内温情上演。

  近年来,我市紧紧围绕构建平安幸福宣城、打造全省首安之地,创建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秀城市的工作目标,始终注重源头治理,全力预防和化解各类社会矛盾,年均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4000余件。人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连续9年位于全省前列,综治工作连续7年、信访工作连续12年获得全省先进;去年,郎溪县“左哥调解室”调解员左从贵被司法部评为首届“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并有3个集体、5名个人被司法部表彰为全国人民调解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

  可以说,在调解大格局下,市民遇到的大小“疙瘩”事和“烫手”纠纷,大部分都能化解在萌芽状态,调解工作有力促进了社会平安和社会和谐。

  专业调解组织 实现网格化覆盖

WH0_0083.jpg

  宣州区高新经济开发区司法所调解工作人员在商讨案件。

  “有事找‘左哥调解室’!”是郎溪县不少居民遇到矛盾纠纷时挂在口头的一句话,而“左哥”正是郎溪县建平镇三岔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左哥调解室调解员左从贵。

  今年初,有90名农民工找到左从贵反映情况,他们在一家农场做工一年,但最后却因农场合伙人拆伙,而没有领到应得的工资。

  “90多位农民工兄弟一天领不到工资,我就一天睡不着觉!”左从贵告诉记者,当天他连夜核实情况,第二天便向镇里综治办、人社所和司法所等进行汇报,镇政府立即组成处置小组开展调查工作。

  经过各部门的联合协作,加上左从贵5天20多次的“做工作”,双方终于从“脸红脖子粗”转向“平心静气”。经过调解,家庭农场合伙人带着40多万现金来到调解室,为90多位农民朋友一次性发放了工资。

  拿到工资后,一名姓李的农民工工人激动地说:“终于拿回了我们的血汗钱,调解组织公道正派,我们找对了人!”

  左从贵向记者介绍,“左哥调解室”于2014年5月成立,目前已依法化解各类矛盾700余起,防止可能“民转刑”案件58起,接待来访群众3800人次。在自己的调解下,村里的矛盾做到“小事不出组,大事不出村”,调解成功率达98%以上。

  “‘左哥调解室’有效化解矛盾纠纷,只是近年来我市不断加强基层调解组织建设的一个缩影。”市司法局人民参与与促进法制科科长殷宝宁向记者介绍,为有效发挥一线矛盾化解“第一道线”作用,近年来市司法局始终把加强基层一线调解组织建设作为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的“前沿阵地”,按照“六统一”标准,大力加强基层各类人民调解组织建设。目前,全市建有1259个调解组织,其中“左哥”“毛毛”等个性化品牌调解室135个。同时,在全市倡导成立了“五老协调理事会”、“促和”协会、泾县查济景区旅馆协会等各类民间协会87个,率先在全省推行了乡镇(街道)专职人民调解员队伍建设,配备乡镇专职111名,全市调解组织实现网格化覆盖。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提升统筹化解各类社会矛盾纠纷能力,近年来,我市按照“国标化”目标要求,大力开展了基层综治中心建设行动计划,努力把综治中心打造成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纠纷的综合“调度室”。目前,全市乡镇一级综治中心(站)全面建成运行,信访、司法、民政等各相关部门全部进驻中心,并建立律师参与信访接待、专家会诊纠纷调处、实时提供法律援助等工作机制,实现信访接待、纠纷调处和法律援助无缝衔接,构建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综合服务平台。

  “警民联调” 推动调解阵线前移

WH0_0040.jpg

  鳌峰派出所民警将人民调解员照片张贴上墙。

WH0_0007.jpg

  鳌峰派出所新建的调解室。

  “和气千家乐,同心万事成”、“心平气和”、“和为贵”,记者在宣州区鳌峰派出所警民联调室看到这样的宣传标语随处可见,调解环境既轻松又严谨。

  近期,市民李某和曾经与自己“撕破脸”的“仇家”,共同给该派出所警民联调室送来了锦旗,在他们看来多亏了“家门口”的联调室,给自己解决了大麻烦。原来,李某今年在一家装饰公司挑选建筑材料时不慎受伤,要求装饰公司支付2.8万元医药费,但装饰公司却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在警民联调室的调查和协调下,双方终于达成协议,装饰公司共支付合理医药费1.9万元。

  该装饰公司负责人坦言,公司并非不想负责,而是李某要价不合理,所以起初才选择了拒绝支付医药费。李某同样表示,自己开始要的价格确实偏高,但在调解员的劝说下,自己也认识到了错误。双方均表示,通过联调室的调解,当事双方的心结不仅解开,解决方案也令双方十分满意。

  该派出所教导员冯仁敏向记者介绍,派出所于2015年组建警民联调室,并将之纳入到基本的勤务模式。所谓“警民联调”,就是将人民调解、司法调解和治安调解有机结合,组建一支专职调解员队伍。派出所在日常110接处警等警务活动中发现的一些矛盾纠纷,按照规范程序及时移交专门人员调处。这样民警负责处置治安和刑事案件,人民调解员负责调解各类民事纠纷,两者互相配合,共同做好社会治安工作。目前,该警民联调室已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000余起,真正做到了案结、事了、人和。

  记者了解到,鳌峰派出所建立“警民联调室”并非个案,目前我市所有乡镇街道均规范建立了“警民联调室”。

  “你们对这份调解协议还有没有争议?”“是否自愿申请法院对这份协议予以司法确认?”今年4月22日,鳌峰派出所调解员再次对两家因合同引发纠纷的企业负责人进行询问。“我们愿意直接进行司法确认!”两家企业责任人曹某、金某异口同声。宣州区法院工作人员随后制作了司法确认裁定书,告知当事人曹某、金某:“这份协议具有法律效力,若一方拒绝履行或未全部履行,对方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根据裁定书内容,被执行人立刻履行了全部债务。

  原来,法院和警民联调室结成了对子,在遇到重大疑难纠纷时,法官会协助配合民警、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对可能进入诉讼的案件进行风险提示,引导当事人在诉前通过调解机制化解矛盾。

  “没找律师,没打官司,就能见到法官,盖上‘法戳’,把问题给解决了。”金某说,这次合同纠纷,通过调解,达成了合理的赔偿协议,并进行了司法确认,让她十分安心!

  冯仁敏表示,人民调解可申请司法确认,经过司法确认后有强制执行效力。这一举措将人民调解、治安调解、诉前调解、司法调解有机结合,既避免出现反悔赖账等情况,也把法院关口前移,减轻了当事人的诉讼成本。

  为了让越来越多的调解协议书得到司法确认的保驾护航,最大化做好司法便民利民工作,近年来市司法局与市法院联合制定出台了《关于开展诉讼与人民调解对接工作的意见》、《关于建立法官、法官助理与专职人民调解员结对机制的意见》,推行在线调解、网上立案、在线司法确认等便民服务机制,促使矛盾纠纷有效化解。去年以来,各人民法院委托人民调解组织调处各类矛盾纠纷313件,各基层法院办理司法确认214件、参与指导矛盾纠纷465人次。

  行业性调委会 提高调解法治化水平

WH0_0054.jpg

 市医调委调解员在调解中。

  “真得太谢谢你们了。是调解,把我从医闹的边缘拉了回来!”近日,一位中年男子张某热泪盈眶地为市医调委送来锦旗。

  原来,张某因手术失去味觉,要求院方承担医疗损害责任并赔偿20万元。但院方认为患者失去味觉可能与他自身患多种疾病及中枢神经损伤有关,因此不同意患方赔偿请求。张某决定,如果事情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就去医院“大闹”。

  市医调委了解到这样的情况后,立即组织了宣城三家医院4名有关方面的专家对本案进行了合议。经专家讨论分析认为,不排除医院在手术中采取措施不当损伤到患者舌神经的可能,就诊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应该对患者承担一定的过错赔偿责任。

  有了专家给出的结论,调解员耐心向张某和院方进行了宣讲和劝说。经过调解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双方终于达成和解。

  近年来,医患纠纷数量增大,化解难度随之增加,“医闹”事件屡见不鲜。为了化解医疗纠纷这一突出社会矛盾,2012年市医调委成立。

  “我们的专家库有律师和医学专家,专业人士共同协作为医患纠纷‘把脉问诊’。”市医调委调解员张立群向记者介绍,医调委始终站在第三方调解的角度,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在满足患者家属合理要求的同时,也不让医护人员无故蒙冤。目前已经接待群众来访咨询4500人次,受理纠纷调解申请721起(其中形成医闹141起),调解率100%。申请调解患方累计索赔金额13100余万元,实际达成协议赔付金额1295万元。

  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只是全市矛盾纠纷化解全域化的一个典型。近年来,市司法局依托协会和行业管理部门,在全市成立了88个乡镇(街道)调委会、7个医调委、8个访调委、8个交调委,还新设立了7个婚调委,进一步提高人民调解工作的专业化、法治化水平。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司法局还以行业性、专业性调委会为抓手,深入组织开展“大调解”专项活动。今年3月,市司法局在全市启动了“大排查、早调解、护稳定、迎国庆”为主题的人民调解专项活动,努力把矛盾纠纷吸附在当地、化解在当地,维护基层社会和谐稳定。活动开展以来,全市各调解组织充分发挥扎根基层、贴近群众的特点和优势,深入村组、企业、学校、工地、场矿开展矛盾纠纷排查调解活动。截至6月底全市已排查受理各类矛盾纠纷8792件,调解成功8641件,调解成功率98%。(田甜 记者 刘畅 文 汪辉 图)

责任编辑:张月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