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热点

缘何好护工有价难求?

  前两天,家住市区开元小区王建新51岁的妻子因患心脑血管疾病,需要住院,王建新把妻子送到家门口附近的医院后住了院,由于家人平时都有工作,一家人为如何长期照看病人犯了愁。多方联系之后,最终以每天80元的价格请到一位护工。

  几天后,王建新发现,这位护工照看妻子时并不周到,而且护理知识也不是很专业。想换人,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人。妻子需要长期住院,王建新一家人也是一直为此事烦心。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独生子女家庭的增多,家中一旦有人生病,如何看护成了大问题。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和王建新一样,家中有人生病后,希望找护工的市民很多,但能真正让人放心的护工却并不多。

  记者从我市多家家政公司了解到,我市城区并没有专门培训护工的机构,随着需求的增加,想要招聘护工越来越难。目前,我市城区内活跃着几十名护工。但这些人都是所谓的“散工”,单打独干,业务多由熟人介绍,他们大多由从事保姆等家政服务的人员转换而来,缺少相应的护理知识,还有部分人则是由于年纪太大不方便外出务工,转而做护工的。

  现实:工作辛苦收入少

  今年58岁的护工许西珍老家是泾县的,她在城区几家医院做护工已经五年了。许西珍告诉记者,前几年自己生病,家里两个小孩要念书、结婚,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出来打工。自己年轻的时候一直在上海的医院做护工,受过专门的护理培训,生病后身体不行,年龄又大了,就回老家了,靠熟人介绍,有人需要保姆就去当保姆,有病人需要护工,就去医院当护工。

  护工的主要工作是照料病人,除了一般家务如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等外,还需要定时给老人喂药、进食、翻身、按摩肌肉等,碰上不能自理的老人,还得为其清理大小便,工作杂乱且繁重,一般年轻人是不会选择这项工作的。据了解,在医院,护工早上五点半便要开始工作,先给病人擦洗身体、刷牙、换尿布,再喂早饭。每隔两小时给病人翻身,晚上也要定时起来给病人翻身。白天配合医生给病人做相关治疗。

  “许多护工刚开始很不习惯,要帮助病人擦屎擦尿,处理病人的呕吐物。而且每个病人性格脾气都不一样,伺候他们既需要体力更需要耐心。”许西珍告诉记者,因护工人手短缺,她们没有节假日,只要在照顾病人,每天24小时都必须待在医院,工资每天70元-100元。

  “这五年,服务的病人痊愈出院,我才有空休息一两日,然后再继续等中介帮忙介绍新的活。越是逢年过节,护工的工作越忙。为了生活,不得不打工,等到什么时候干不动了就不干了。”许西珍坦言。据了解,像许西珍这样坚持很多年的护工并不多,许多人干不了几天就走了。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我市城区的护工平均年龄在60岁左右,以农村进城务工妇女和下岗夫妻为主力。他们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年龄偏大,多半未接受过专业医疗护理方面的培训,只会给病人简单的擦洗身体、提醒护士换点滴,特殊病人的照顾,即便家属愿意多付工资,很多护工都没能力去照看。

  难点:社会认可度低

  “护工不是保姆,我们希望护工能懂一些基本的护理知识,而不是就在那边给病人喂饭洗脸,端屎接尿。”一说到请护工,市民程莹想说的话很多。一年半前,她的母亲生病时,也请过护工。但她发现,请到的护工能提供的服务和保姆差不多,结果人换了十几位,但真正称得上“专业”两字的少之又少。

  “护工的服务对象是病人,他们自身的健康状况以及护理专业知识、技能水平,都与病人的康复密切相关,护工是否受过专业培训,护理的效果肯定不一样。我觉得,我市这块市场很大,因为现在专业护工实在没几个。”程莹说。

  即便病人家属对专业护工的需求迫切,但是愿意从事护理行业的人却很少。

  “我市城区的护工就这些人,即便有市民愿意多出工资,我也介绍不了更专业的护工。”长期从事护工中介的章卿芳说,很多人不愿意做护工,年轻人愿意做护工的,都会选择去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做,不仅不会遇到熟人,工资也比宣城翻了好几倍。

  为什么好护工有价难求?记者了解到,一方面,护工的工作脏、累、苦,待遇低不说,遇到失能失智的病人,还有挨骂挨打的风险。因此,年轻人更愿意去干工资较高的月嫂和家政工作。“年龄大的阿姨,选择其它工作比较困难,才会来我们这干护工。家里空闲就出来干,有事马上辞职走人,流动性非常大。”章卿芳对记者解释说。

  另一方面,在一些社会观念中,护工的社会认可度依然很低。有的家属很不理解也不尊重护工,对护工态度恶劣。城区某医院的一名外科护工范文晴告诉记者,很多子女不愿意父母和家人去医院做护工,更别说父母会支持子女去学护理专业。记者了解到,部分坚持了十多年的优秀护工,她们出去从来不对人说自己是护工,虽然在护理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还被评为“优秀护理员”,但她们依然担心说出去不被人理解。

  解决:行业管理有待规范

  据了解,我市护工行业相应的行业规范、职业标准和护理员等级划分等还有待完善。现在医院在护工管理方面,有家政公司入驻部分医院,也有大量的个体户参与其中,行业内护工素质参差不齐,导致不少患者家属也担忧不已。

  记者走访我市多家医院了解到,各个医院对护工的管理、态度各有不同,比如,市中医院并未提供任何护工服务,患者只能通过朋友的介绍或者咨询家政公司等途径寻找护工,当然也给不少的“个体户”或者素质低下的“黑护工”有了可乘之机。另外也有部分医院采取“外包”的形式,让指定的中介机构入驻,患者可直接通过中介选择护工,但如果护工在照料患者的过程中出现问题,医院一概不负责,只能寻找中介讨说法。

  “护工准入的门槛低,自由度高,上岗培训的时间并不长,导致行业服务质量良莠不齐。”皖嫂家政的负责人胡敏告诉记者,目前护工在内的家政行业缺乏统一的标准,导致市场准入几乎零门槛,同时行业未能规范管理,存在恶性竞争、从业人员素质低下等状况。“护工的社会认可度低,很多愿意从事护理行业的人都在外面大城市工作,所以在此之前我市并没有专门培训护工的机构,我们公司年初刚组织培训了第一批护工,但是大家都还未正式上岗,并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

  胡敏表示,应该强化对护工行业的管理,要求护工专业进行技能培训,持证上岗,保证护理工作服务质量。同时要尽快出台相关政策和管理规范,统一市场价格,规范行业秩序,有效地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社会要对护工多一份理解和尊重,提升护工的职业荣誉感,形成良性发展机制,才能促进养老护理事业健康的发展。”胡敏建议说。(记者 徐晨)


缘何好护工有价难求?

  前两天,家住市区开元小区王建新51岁的妻子因患心脑血管疾病,需要住院,王建新把妻子送到家门口附近的医院后住了院,由于家人平时都有工作,一家人为如何长期照看病人犯了愁。多方联系之后,最终以每天80元的价格请到一位护工。

  几天后,王建新发现,这位护工照看妻子时并不周到,而且护理知识也不是很专业。想换人,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人。妻子需要长期住院,王建新一家人也是一直为此事烦心。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独生子女家庭的增多,家中一旦有人生病,如何看护成了大问题。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和王建新一样,家中有人生病后,希望找护工的市民很多,但能真正让人放心的护工却并不多。

  记者从我市多家家政公司了解到,我市城区并没有专门培训护工的机构,随着需求的增加,想要招聘护工越来越难。目前,我市城区内活跃着几十名护工。但这些人都是所谓的“散工”,单打独干,业务多由熟人介绍,他们大多由从事保姆等家政服务的人员转换而来,缺少相应的护理知识,还有部分人则是由于年纪太大不方便外出务工,转而做护工的。

  现实:工作辛苦收入少

  今年58岁的护工许西珍老家是泾县的,她在城区几家医院做护工已经五年了。许西珍告诉记者,前几年自己生病,家里两个小孩要念书、结婚,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出来打工。自己年轻的时候一直在上海的医院做护工,受过专门的护理培训,生病后身体不行,年龄又大了,就回老家了,靠熟人介绍,有人需要保姆就去当保姆,有病人需要护工,就去医院当护工。

  护工的主要工作是照料病人,除了一般家务如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等外,还需要定时给老人喂药、进食、翻身、按摩肌肉等,碰上不能自理的老人,还得为其清理大小便,工作杂乱且繁重,一般年轻人是不会选择这项工作的。据了解,在医院,护工早上五点半便要开始工作,先给病人擦洗身体、刷牙、换尿布,再喂早饭。每隔两小时给病人翻身,晚上也要定时起来给病人翻身。白天配合医生给病人做相关治疗。

  “许多护工刚开始很不习惯,要帮助病人擦屎擦尿,处理病人的呕吐物。而且每个病人性格脾气都不一样,伺候他们既需要体力更需要耐心。”许西珍告诉记者,因护工人手短缺,她们没有节假日,只要在照顾病人,每天24小时都必须待在医院,工资每天70元-100元。

  “这五年,服务的病人痊愈出院,我才有空休息一两日,然后再继续等中介帮忙介绍新的活。越是逢年过节,护工的工作越忙。为了生活,不得不打工,等到什么时候干不动了就不干了。”许西珍坦言。据了解,像许西珍这样坚持很多年的护工并不多,许多人干不了几天就走了。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我市城区的护工平均年龄在60岁左右,以农村进城务工妇女和下岗夫妻为主力。他们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年龄偏大,多半未接受过专业医疗护理方面的培训,只会给病人简单的擦洗身体、提醒护士换点滴,特殊病人的照顾,即便家属愿意多付工资,很多护工都没能力去照看。

  难点:社会认可度低

  “护工不是保姆,我们希望护工能懂一些基本的护理知识,而不是就在那边给病人喂饭洗脸,端屎接尿。”一说到请护工,市民程莹想说的话很多。一年半前,她的母亲生病时,也请过护工。但她发现,请到的护工能提供的服务和保姆差不多,结果人换了十几位,但真正称得上“专业”两字的少之又少。

  “护工的服务对象是病人,他们自身的健康状况以及护理专业知识、技能水平,都与病人的康复密切相关,护工是否受过专业培训,护理的效果肯定不一样。我觉得,我市这块市场很大,因为现在专业护工实在没几个。”程莹说。

  即便病人家属对专业护工的需求迫切,但是愿意从事护理行业的人却很少。

  “我市城区的护工就这些人,即便有市民愿意多出工资,我也介绍不了更专业的护工。”长期从事护工中介的章卿芳说,很多人不愿意做护工,年轻人愿意做护工的,都会选择去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做,不仅不会遇到熟人,工资也比宣城翻了好几倍。

  为什么好护工有价难求?记者了解到,一方面,护工的工作脏、累、苦,待遇低不说,遇到失能失智的病人,还有挨骂挨打的风险。因此,年轻人更愿意去干工资较高的月嫂和家政工作。“年龄大的阿姨,选择其它工作比较困难,才会来我们这干护工。家里空闲就出来干,有事马上辞职走人,流动性非常大。”章卿芳对记者解释说。

  另一方面,在一些社会观念中,护工的社会认可度依然很低。有的家属很不理解也不尊重护工,对护工态度恶劣。城区某医院的一名外科护工范文晴告诉记者,很多子女不愿意父母和家人去医院做护工,更别说父母会支持子女去学护理专业。记者了解到,部分坚持了十多年的优秀护工,她们出去从来不对人说自己是护工,虽然在护理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还被评为“优秀护理员”,但她们依然担心说出去不被人理解。

  解决:行业管理有待规范

  据了解,我市护工行业相应的行业规范、职业标准和护理员等级划分等还有待完善。现在医院在护工管理方面,有家政公司入驻部分医院,也有大量的个体户参与其中,行业内护工素质参差不齐,导致不少患者家属也担忧不已。

  记者走访我市多家医院了解到,各个医院对护工的管理、态度各有不同,比如,市中医院并未提供任何护工服务,患者只能通过朋友的介绍或者咨询家政公司等途径寻找护工,当然也给不少的“个体户”或者素质低下的“黑护工”有了可乘之机。另外也有部分医院采取“外包”的形式,让指定的中介机构入驻,患者可直接通过中介选择护工,但如果护工在照料患者的过程中出现问题,医院一概不负责,只能寻找中介讨说法。

  “护工准入的门槛低,自由度高,上岗培训的时间并不长,导致行业服务质量良莠不齐。”皖嫂家政的负责人胡敏告诉记者,目前护工在内的家政行业缺乏统一的标准,导致市场准入几乎零门槛,同时行业未能规范管理,存在恶性竞争、从业人员素质低下等状况。“护工的社会认可度低,很多愿意从事护理行业的人都在外面大城市工作,所以在此之前我市并没有专门培训护工的机构,我们公司年初刚组织培训了第一批护工,但是大家都还未正式上岗,并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

  胡敏表示,应该强化对护工行业的管理,要求护工专业进行技能培训,持证上岗,保证护理工作服务质量。同时要尽快出台相关政策和管理规范,统一市场价格,规范行业秩序,有效地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社会要对护工多一份理解和尊重,提升护工的职业荣誉感,形成良性发展机制,才能促进养老护理事业健康的发展。”胡敏建议说。(记者 徐晨)


责任编辑:夏彩云